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六九读书 >> 诡三国 >> 第1515章 小飞挂角

第1515章 小飞挂角

魏延回到了广汉,刚进军营不久,便觉得有些怪异,当碰见凌颉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见过魏将军!”

明明是已经点头示意交错而过了,却没想到凌颉才走出了两步,又立刻转过来叫住了魏延,有板有眼的拱手行礼问候。

“啊?见过凌校尉……”

虽然凌颉现在名头只是一个校尉,但是谁都知道凌颉和魏都是一样直属于征西将军之下的营队,所以也没有人因为凌颉的职位偏低而轻视他,因此当魏延忽然被凌颉如此正式的称呼问候的时候,不免也有些诧异,连忙拱手回礼。

“见过将军了?将军伤势可痊愈了?”凌颉问道。

魏延点点头说道:“将军安好,伤势么……据某看来,应该是差不多了……”

“天佑吾主……”凌颉显然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然后看了中军帐一眼,悄声说道,“使君这两日有些烦躁……魏将军还是快些去复命吧……”

魏延神情也不由得凝重了一些,连忙拱手致谢,然后告辞朝着中军帐而去,只不过一边走着,一边心中还是觉得有些诧异。

这个凌颉,虽然不能说其是什么桀骜之辈,但是平常也不怎么好相处,再加上自己原本在征西军列之中也算是资历不深,所以凌颉在态度上也就不冷不热,更不用说像是今日这样温言提点了……

不管哪个朝代,军队当中永远是最讲阶级的,只不过表现的形式可能有些不同而已。毕竟军中军令一下,就要从上到下贯彻执行的,绝对没有什么商讨的余地,要是不能一级压一级,那么死的不仅是将军,还有可能亡国,因此军中上级压制下级,老兵欺负新兵,就算是到了后世,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也都是算是军队当中的一种无形的规则。

这种规则,也有一个例外,甚至有时候会下克上,这个例外,正常来说只有一个下克上是被默许的,甚至有些纵容的,也就是老兵对于新鲜出炉空投而来的准尉的挑战,在其接管职权管理时的挑战。

这个挑战,只要不出格,是被默许的,甚至是一种惯例。上级在初期也都是冷眼旁观,不会轻易出手制止。

当然,这样的挑战,处理得好的话,新的准尉就会扎根下去,老兵也会汇集而来,形成战斗集体,但是处理不好,或者在老兵的挑衅之下进退失措,那么不仅老兵不服气,甚至就连上级也会看轻几分,搞不好甚至就准备调去养猪了……

魏延也是如此。

因为魏延岁数也不大,除了进川之外,其余的战绩也没有,所以一开始魏延并不是受到多少征西兵卒的重视,要不是魏延身先士卒,表现出了强大的武力,被调拨给魏延的兵卒也不见得就会立刻俯首听命。

在凌颉身上这种挑战,或者是下意识的对魏延的掂量,就比较明显了,然而今日竟然很有些亲切之意,这不由得让魏延有些诧异。

不过这个时候,还不是魏延思索这些的时间,他必须立刻找徐庶复命。在路上稍微聊几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长时间耽搁不复命,这肯定就不成了,再加上凌颉之前也有稍微提点一下说徐庶这两天心情有些烦闷,魏延自然不敢耽搁。

“见过主公了?主公伤势如何?精神可好?阆中情况如何?”

徐庶也没有客气,见到了魏延之后,便是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去。待魏延一一回答之后,方点了点头,又接过了魏延转过来的征西将军的书信,展颜笑着说道:“文长既得主公赐甲,便要好生珍惜……”

“唯!主公之赐,延不敢或忘!”魏延目光望自己身上一落,心中略有些恍然,连忙拱手回答道。

“嗯,文长也是辛苦,先下去休整吧,某若有事,再请文长来商议……”徐庶笑呵呵的说道,表示魏延客气暂时去休整一下,还特意站起身,将魏延送到了大帐之外,颇有些让魏延感慨。

征西所赐的这一身铠甲,竟然有如此附加效果?

魏延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几名留守在此的护卫也纷纷围了上来,也是喜笑颜开,甚至有人还低声说道:“就知道将军一定可以的……看看,着不是,征西果然给将军赐甲了……”

“啊?”魏延平时也不是什么专营之辈,自然也不怎么会关心这些东西,要不是亲身遇到了这些变化,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听闻护卫在一旁欢天喜地的嘀咕,也不由得有些好奇心,看了看刚刚脱下来的铠甲,又摸了摸,说道,“这你们也能看出来?我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将主,不是看这里,而是这里……”护卫明显比魏延更懂,连忙指着铠甲上特殊的标识给魏延看。

之前护卫不曾和魏延谈及这些,一方面是认为魏延本身应该懂,另外一方面讲了不就是等于是刺激魏延么?

现在既然魏延获得了征西将军的赐甲,又表现得似乎真的不懂,护卫觉得就必须要好好说道说道了,至少不能让魏延闹出什么笑话来。

魏延仔细一看,才算是明白。

征西将军的铠甲特征之处并不是在人的正面上,而是在背面,而且也范围也不大,就是靠近后腰之上,在两肋之处,有一些带着花纹的鳞甲,而固定这些花纹鳞甲的,是用三色的丝绦……

魏延起初也没有注意,但是经过这么一说,他也是觉得心中恍然,怪不得凌颉都错开两步了,又重新转回来打招呼。

“将主,这征西之甲,仅有黄、马、徐、赵,还有西张北张才有,对了,还有太史将军,如今将军也有了,真是可喜可贺……”

魏延眨眨眼,如此一来,似乎在征西将军心目当中,自己也是和这些大将平列而论了,不由得大喜,想要努力憋一下,让自己多少表现得谦逊一些,但是片刻之后便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眉飞色舞的说道:“都知道了还不将甲好好挂起来!一群兔崽子!来,这些银钱拿着,去后营采买些腊肉来,给兄弟们晚上加个餐!”

护卫顿时低声欢呼起来,若不是军营当中律法森严,他们真的是会雀跃高呼,毕竟自己的将主得到了征西将军的器重,也就等于是他们的地位也是相应提升了,都是兴高采烈的先下去忙碌了。

铠甲挂在木架上,魏延坐了一会儿,忍不住又站了起来,走到了铠甲面前,伸手摸了摸,嘿嘿嘿眉飞色舞的低声笑了起来……

………………………………

且不论魏延了解了征西之甲的价值所在的兴奋庆贺,徐庶在看了征西的回信之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桌案的地图之上。

“此棋妙啊……”徐庶看了许久,不由得点头称赞。

原来征西将军斐潜同意了徐庶的进行试探的建议,但是将试探的方向,从广汉的正面,挂到了涪县之处,一记小飞挂角。

在汉代,围棋也渐渐昌盛了起来,虽然古法围棋和现代围棋有很多不同,但是中心思想依旧是一样的,胜负为重。平局,其实也是胜负的一种,表示暂且不分胜负,待来日再战而已。所以当斐潜的建议发回来之后,徐庶自然认真考虑,而考虑的结果发现,确实是比自己之前的计划要更好……

战场本身就是一种胜负的博弈,因此虽然不完全和围棋一样,但是其中的精髓是相同的,简单来说,就是对方怎么不舒服怎么别扭怎么难受,就怎么来。

如今川蜀变化,刘备入了成都,就像是下棋下到了一半,突然换人了,而这新来的棋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习惯,有没有什么阴招,都不是很清楚,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猛烈突进未必是一个好选择,一般都会放出试应手来试探一下,看看对方是怎么回应的,然后再进行判断。

原本徐庶是准备在正面战场上,也就是郪县之处,直进中宫的用这一招,但是斐潜建议改向涪县。因为斐潜觉得,如果走郪县,刘备有可能会脱先不应。

毕竟之前庞羲在郪县的防御做了十足,若是刘备不应,那么原本是试应手就不得不要变成了强攻,那么就失去了灵动,输了固然是非常的不好,但是想要赢,在面对那么多的防御工事营盘,多少也是要付出不少代价。

所以,斐潜觉得,如果正面举兵,刘备也有可能依托营寨,不会做出任何的变化调整,也就看不出刘备一方的虚实,还不如直接剑走偏锋,突然扎向涪县,看看刘备如何反应。

在这一点上,倒不是徐庶忽然智慧谋略下降了,而是徐庶作为前线总指挥,就会更关注面前的这一条战线的变化,也就自然会不由自主的选择在自己熟悉的这个阵线上作战,毕竟天天盯着这些郪县营盘防线,在心中也是不断盘算了许久,当然下意识的会选这里。

而斐潜原本就坐镇后方,相对来说,先天上视野就比徐庶要更加开阔一些……

虽然涪县也有防御,但是据张松杨松所言,其防御工事并不像是这里一般,里三成外三层的,所以就算是真的发动攻击,伤亡也可以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而且还有一点好处就是涪县距离成都要比郪县更远,而这增加的距离,而距离的增加,也就增加了刘备控制的难度,若是有什么破绽,自然也更容易暴露出来。

同时涪县的兵卒并非像郪县这里一样,属于东州兵,涪县那边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原本川蜀兵卒,这样一来,在面临了新变化之下,原本川蜀防御体系之中各自同属的兵卒是否还能够协作,也可以通过涪县窥见一斑……

………………………………

魏延带着兵卒,朝着涪县缓缓而行,不快,也不显得慢。

拜见了征西将军一次,魏延性格当中那种激进的方面得到了一定的压制。

魏延不是不愿意听旁人的意见,他只是不愿意听所谓弱者的意见,而征西将军斐潜自然不是那种只懂得嘴炮的弱者,斐潜所说的话,魏延自然是用心聆听。

突袭不是不能用,而是必须在外有因,内有应得情况下,还要再加上对手毫无防备,才能使用,并不是想怎么用就能怎么用……

魏延甚至至今还清晰的记得征西将军斐潜当时将赵云和太史慈突袭冀州,以及当初魏延他突袭了南充,还有刘备突袭了成都都拿来作为例子,同样都是具备了以上的条件,才获得了成功。

要知道,刘备能进成都,吴懿在其中至少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而当初在广汉城中,可以说魏延要是稍微忍耐一下,说不定现在就换成了吴懿领着征西将军斐潜进成都了……

魏延忽然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当初在广汉……

嗐!

魏延又翻来覆去想了想,征西将军知道不知道是自己将吴懿给推到了刘备那一边?

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还特意用刘备进川来举例说明?

知道?

那么为什么还赐给我这样一身铠甲?

魏延反过手,摸了摸后腰上的铠甲鳞片三色绦的位置,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尤其是回想起征西将军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七上八下,征西将军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要不要现在写一封请罪书?

现在写还来得及么?

还是说……

要不然先等打完这一仗?待某再立些功勋,然后再找征西将军坦白,到那个时候反正也取了川蜀,至于中途的过程,也就是个小失误,征西将军也就应该不会怪罪……

魏延又摸了摸后腰上的三色丝绦,当然,还是要取了川蜀!

要不纵然征西将军不治罪,这个事情传开了之后,魏某人的颜面要往哪里放!

“报!”一名斥候赶了过来,禀报道,“查得涪县更换了将旗!现在认旗为张!”

“张?!”

魏延皱眉,难道是碰到那个该死的,没有半分口德的黑脸胡子张?

喜欢诡三国请大家收藏:(www.ljdushu.com)诡三国六九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诡三国最新章节 - 诡三国全文阅读 - 诡三国txt下载 - 马月猴年的全部小说 - 诡三国 六九读书

猜你喜欢: 大唐第一少宋缔山狼绝世极品兵王吕布之雄图霸业三国之龙图天下我老婆是花木兰战国大司马大清隐龙水浒任侠抗日之特战兵王他改变了罗马史上最强崇祯大明铁骨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最强特种兵之战狼北宋大丈夫抢救大明朝红色莫斯科重生之战神吕布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长宁帝军神话版三国万历驾到极品小赘婿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完本推荐: 求道武侠世界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病娇哥哥,坏透了!全文阅读惊雷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陪太子读书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步步青云全文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英雄监狱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戏闹初唐全球首富湾区之王LCK之职业女选手神话版三国尊上帝妃临天武破九荒医路坦途斩神绝之君临天下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365bet亚洲官网_365bet足球真人_365bet百乐彩之万界至尊无限吞噬之重生老虎杀神岛金枝夙孽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影视世界当神探科技霸权龙血剑神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大道朝天轮回乐园北唐风云万界收容所诡三国超品农民带着农场混异界味香娱乐超级奶爸365bet亚洲官网_365bet足球真人_365bet百乐彩之活了几十亿年

诡三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三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三国txt下载手机版 - 马月猴年的全部小说 - 诡三国 六九读书移动版 - 六九读书手机站